绿茁打印>历史>鬼谷二三事 > 1、「不如来做我弟子罢?」
    综观下来,时间实在是过於庞大了。一百三十八亿年前大霹雳,四十五亿年前地球诞生,中间横亘了冥古宙太古宙元古宙显生宙……要那麽多那麽多专业名词,才足以勉强丈量的广袤的时间。

    然後,我们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亚芽从校园围墙翻下来。她生得苍白消瘦,头发枯燥,眉目流露出一种静谧倒不如说无神更为贴切的乖巧,看上去老实、安份、木讷、呆滞。任谁也不能将她和跷课逃学这类浑事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但她偏就是跷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抓紧书包背带,抬头看天,天空湛然如洗。纵然知晓天下如此辽阔,纵然在这一刻得到了虚幻的自由,却不知道该去哪,能去哪。亚芽一时间竟生出举目无亲的凄惶,又觉得自己可笑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该往何处去,李亚芽索X朝风西行来到一座公园。找了棵看起来顺眼的树背靠上去,抱紧怀中的书包,发愣。

    时间实在是过於庞大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大霹雳,还是地球诞生,还是什麽宙什麽代什麽纪,说到底都是太遥远的事情。遥远到几乎可说是与她没有g系了。

    今日,是她来到这世上的第三千六百零七天,与前者相较简直轻如微尘。

    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不足挂齿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麽——

    她慢慢地、用力地开始深呼x1。

    为什麽————

    仅仅十年。却已经感到如此漫长。

    她做不成同学们的好朋友,做不成老师的好学生,做不成父母的好nV儿。一事无成,一败涂地。什麽都不是,什麽都做不好。没能和任何人好好缔结连系,也没有地方适合给她好好待着。

    她不禁轻喃:「我到底为何而来?」

    「——当然是来吃好吃的东西、见该见的人、最重要的是畅快地大闹一场啦!」有人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地说着。

    手一松,书包落地发出闷响,李亚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缩起肩膀。她抬首,只见一青年着玄sE长袍;长发是黑玉般温润的质地,以白sE发带低低束起;眉眼间有GU子说不出来的味道,出奇地顺眼亲切。而这位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人,正双颊鼓鼓吃着……巧克力面包???

    她伸出颤抖的手指「你你你你你」了半天。而青年则一脸人畜无害,笑眯眯看着她彷如受惊小动物的表情,

    她在内心尖叫:天啊,这不是前几天在图书馆碰到的那个很神经的中二病吗!?

    她还记得几天前的天气不如今日晴朗,天sE灰沉沉,雨要下不下,是她最讨厌的不甘不脆的天气。

    那日也是上学日,她没去学校,迳自来到市立图书馆,熟练地cH0U出书本,拉开最最角落的那张椅子,接上先前进度起来。小小少nV腰杆挺直,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用专注力建立起隔绝一切的结界。